晓静

杂食党,几乎什么都吃。

主轰出胜、瑞金、绿蓝。

总之就是个吃粮的号。

岛诺艾高热度文章整理

岛诺艾专属主页:

大型粮仓!!!
巴普洛夫的狗:



*(大部分)不包含岛三角,详情见作者预警


*整理文章热度≥200,排列顺序:文章数>热度


*如有不妥请指出!欢迎评论安利



以下:



谈谈我的两位室友


发育期


理性蒙骗


你的欢天喜地和愁云惨淡


暧昧生态圈


冷战三分钟


天才醉酒的突如其来


“我在想很多事情。”


好高那男的和我朋友


列乌维斯


《Dear Norman》&《Dear Emma》


“艾玛?”


杂笔合集


by日見山



思春期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我一个女孩在独居的异性友人家里留宿到底行不行?


无意间跟喜欢的女孩子同睡了一张床该怎么办?


亲密程度抗药性


诺艾的天才头脑恋爱战


固定席


告白 (上)   (下)


女朋友的男友力比我还高怎么办?


晚安吻


将我的初恋于你


总觉得艾玛像个橙子。


你与我的同义词


双向暗恋真的存在吗?


告白 (上&下)


by紅蓮夢羽



雷的十二张纸条


我仍能记起那天的她


by奈何我圈有高达



水底游步道 by短岛热茶


有一个很受(异性)欢迎的朋友是什么感觉 byKeiga


风眼 by兔子蛋


今天诺曼和艾玛在一起了吗? by长生


妄图着太阳的我 by天心仁慈


逐光 by深水里


纯情裙摆 by荞麦


我最好朋友的婚礼 by白鸟飞回


亡者逆行 by荼郁学长


论追星是多么消磨意志 by云羽


如果艾玛没有红发 by四八五十六


明日之后 by空桥Q


假装和青梅竹马谈恋爱(下) bySnowy May


尖牙之礼 by玉碎瓦全


奇怪的感觉 by柠呆没灵感_


牛角面包 by甜橘子


你遇到过最好的女生是什么样的 by天空Skyler



整理时间2019.4.13




9Crimes红茶:

id=69380320


(接上文:《缕红新草》78


BGM:《Cookie Jar》


《缕红新草》79


###

“我啊。”

用巧克力花纹的cookie棒搅拌着热拿铁里的奶泡。

嚼了一会牛奶甜薄饼,咽下去。

“想要那种结婚蛋糕。有四层,是橘子颜色,上面涂了白色的糖霜,像融化那样淋下来。不要奶油。就是裸蛋糕胚烘烤的时候加了橘色,还要蜂蜜。堆上去蛋糕要一层比一层小,边沿放着切成瓣、还有切成圆片的橙子,然后装饰树叶,要真的那种。最好是深绿色。太浅了不好看。要在冬天举行婚礼,这样最相配。”

周围三个人用一副很傻的表情看着自己。

“有那种蛋糕吗?”

“有啊。当然有。没有也可以定做。”

“但是,为什么要真的树叶啊。用奶油什么的做不也可以吗。”

懒得回答弟弟。

从南青山的RIVIERA AOYAMA参加青泽老师的婚礼回来,就有了这个想法。

看到老师送给莉莉前辈的百合花冰淇淋蛋糕。

“可是会很贵吧?那种蛋糕。”

“结婚一辈子只有一次啊。稍微多花点钱也没关系吧。”

放下cookie棒,冲对面浩一郎旁边的森永前辈笑了笑。

坐在SUSHIRO的四人座位上。

白色灯光下回转寿司的传送带。

总是觉得没擦干净的桌子。

茶杯和直饮开水。

酱油、装茶粉的小罐子、桌上乱七八糟撕开的山葵泥小包装袋。

叠起来的碟子,最上面和边沿残留着酱油。

还有握饭团吃剩的葱丝和白洋葱。

盛着两个寿司的小碟子从回转带上一个接一个行进过去。

其实并不想吃寿司。

弟弟好像也不太情愿。

听到森永前辈提议去SUSHIRO的时候。

但是弟弟没有反对。

自己也就无所谓。

并没有说什么。

明明记得之前和浩一郎聊天,浩一郎说过SUSHIRO很难吃。

一脸嫌弃地摇手。

“SUSHIRO、根本不行啊。我还是喜欢鱼米寿司。河童寿司和浜寿司也还可以。SUSHIRO就算了,完全不行。”

刚才听到森永前辈的提议却兴高采烈地赞成。

看到浩一郎这样子,不由在心里嗤笑。

觉得很虚伪。

“唔,倒也是。”

森永前辈含着哈密瓜果子露冰糕的勺子。

一只手拿着蓝绿色塑料小圆球。

“不过,还是觉得那种结婚蛋糕好奢侈。虽然也有道理。”

说着看向浩一郎。

“呐?一辈子只有一次什么的。”

“赞成。买买买。当然要买。”

弟弟对浩一郎的反应笑出声。

好像很无聊地看着碟子里剩下的芝麻蜜饯甜芋条。

“你们还真是恩爱。”

“啊,发现还是跟茉由合得来。而且茉由又很积极,就复合咯。”

“既然这样,咪咪酱给我吧。”

“不行,不行。咪咪酱是我和浩君的女儿。才不能给连君。”

“哈?明明之前才因为咪咪酱吵得不可开交,闹到分手——”

“没错,是孩子他爸和孩子他妈对女儿的管教问题,因为这个产生了分歧所以吵架。不是家庭里很常见的嘛。”

“你们简直。喂,cookie棒,能不能还给我。”

弟弟突然向自己抗议。

因为弟弟的甜点是巧克力慕斯香蕉芭菲,自己就顺手拿了里面的cookie棒。

用来搅咖啡。

“借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小气。”

“泡太久会软掉,都搅了那么久了。而且为什么你要搅咖啡啊?”

不想和弟弟理论。

把cookie棒拿出来,咬掉一口。

插回弟弟的巧克力香蕉芭菲里。

“可以了吧,泡软的部分替你吃掉了。”

“明明就是偷吃我的cookie棒。”

无视弟弟的抱怨。

看向森永前辈手里装果子露冰糕的蓝绿色小圆球。

“好吃吗?那个?”

“嗯,是小时候吃过,很怀念的味道哦。”

前辈又从小圆球里挖了一勺。

送进嘴里,把小圆球拿起来。

转着欣赏。

“好可爱呢。而且。做得也像小甜瓜一样。”

小圆球还没有掌心大。

吃的时候要把上半部分的圆形盒盖拿掉。

外表有花纹。

就像粗糙的哈密瓜皮一样。

“因为这个的名字就叫‘怀念的哈密瓜冰果子’啊。茜草以前也吃过吧?”

“其实没有。不过,是很可爱。”

“洗干净的话,可以在里面放点泥土,种一个小植物。放在桌上。不觉得超可爱吗!”

“前辈好有创意啊。可以做迷你盆栽。”

瞥了弟弟一眼。

弟弟在很认真地听森永前辈说话。

然后才挖了一勺玻璃杯里的芭菲。

“养植物什么的,我完全外行啊。就交给茉由你了。”

“我也不行呀。小学校有一次种了什么植物,在一个小花盆里,发芽了好开心,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都是去看它,给它浇水。有一天怕吹到风,就把它收到矮桌下面,结果回来的时候发现那个芽耷拉下来,折断了。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当时还大哭一场。”

“哈哈哈,好惨。我也种过。忘了是什么,不过看到它从小芽一点一点长大变成花苞了,觉得好满足。每天都很焦急地等那个花苞开花,感觉等了好久,总是不开。结果有一天突然开了,也不觉得很好看。之后就对它失去兴趣,然后很快就枯了,变成难看的棕色、瘪掉耷拉在那里。从那以后就对养植物没有热情。哎,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它长出花苞来的心情记得很清楚,很高兴,以后都没有过了。”

听着森永前辈和浩一郎交换这样的对话。

觉得很诧异。

竟然津津有味地讨论这么无聊的事。

作为恋爱中的情侣,难道就是浪费时间在这种东西上吗。

不知道青泽老师和莉莉前辈结了婚,成了夫妻都会聊些什么。

会不会比这个更无聊。

弟弟做出很感兴趣的样子参与。

说着完全不搭边的话题。

“我养过兔子。还有鸟。”

“连君养过兔子?好可爱哦。”

“也是小学校的时候。后来没再养。”

“你去大阪以后都是我在照顾喔。”

忍不住提醒弟弟。

“姐你才不会。觉得脏兮兮的,碰都不会碰。”

“对了,说到这个,茜草你到底为什么转校?真的是因为男朋友?”

之前在LINE上聊天的时候,是这样解释。

告诉浩一郎男朋友住在东京。

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不算撒谎。

“嗯,是啊,觉得东京的学校比较好。所以。”

“在哪里?”

“双叶。之前不是说过了吗。”

“双叶?那个大小姐学校?”

浩一郎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连手里折着玩的吸管包装纸都停下了。

“嗯啊。其实只是那样说而已。也没什么了不起。”

显出不在意的态度。

像自己在双叶高校的那些同级生一样。

“并没有哦、大小姐学校什么的、只是传闻”。

这样谦虚。

森永前辈露出好奇的样子。

“是什么样的男朋友呢?”

“其实是亲戚介绍的男朋友啦。在东京工作。亲戚也住在那边,所以转校会比较方便。”

“这样啊。唔。很棒吧?女子高校?”

“有照片吗?连君姐姐的男朋友,好想看。”

面对浩一郎和森永前辈一齐的发问。

觉得真的是很庸俗,无聊。

“男生当然会觉得女子高校是梦想中的天堂咯。照片的话,抱歉没有呢,那个人不喜欢拍照。”

没好气地回答了浩一郎。

对森永前辈露出可爱的笑容。

“只有像见合相亲那样的照片。前辈要看吗?”

知道弟弟不情愿自己这样做。

但是告诉弟弟,除了这样没有别的办法。

如果不想在学校给老师带来麻烦。

取出手机,把屏幕转向对面凑过来的浩一郎和森永前辈。

前辈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睫毛好长。

如果眼睛再圆一点,就很像那种穿着蓬蓬裙、头发也很鬈的玩具洋娃娃。

“哇,是职场精英的类型呢。”

“社会人诶。”

听到他们发出感叹。

很想笑。

瞟了一眼弟弟。

弟弟看上去完全没有要笑的意思。

显然还是很不高兴自己这样做。

“嗯,真的很讨厌拍照,所以只有这几张了。”

收回手机。

相册显示出柳生田先生穿灰西装的照片。

在披露宴上让弟弟去拍的。

挑好了角度,没有露出刺青或断指。

一开始弟弟非常激烈地反对。

“从网上随便找一些照片不也可以吗?为什么非要柳生田先生的?”

“开什么玩笑,网上的照片一眼就能看出来好吗。万一露馅了呢。在Instagram上看到完全相同的照片。”

“柳生田先生的照片也会被人认出来啊。”

“怎么可能。又不是拿给yakuza的人看,说‘这是我的男朋友’。拿给一般人、普通同学看而已。当然不会认识柳生田先生。”

“这样做感觉真的很差劲。”

“是很差劲。差劲透顶。但是需要照片来编谎的人又不是你。”

弟弟被这句话击中而动摇了。

“我可以替你帮忙,去找……”

“现在就是在请你帮忙。不需要你做别的。只会把事情越搞越糟。”

“就不能直接承认是被江口老师收养了吗。老师也不会介意吧。”

“不想给老师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明明可以避免。如果有什么谣言传开,会觉得很对不起老师。”

“但是,……”

“真的只是为了这个而已。又不会随便拿给别人看,只是在需要的时候。而且,有真实的原型,这样才不容易出错。浅川前辈不是正好讲过柳生田先生的一些事吗。”

觉得只是很简单的事。

不明白弟弟为什么不情愿,畏手畏脚。

最后答应得也很勉强。

“那至少要告诉柳生田先生是怎么回事吧?”

“不用啊。”

“那样怎么行?根本就……”

对弟弟不断的阻挠,觉得很不耐烦。

干脆打断。

“就这样告诉柳生田先生好了:对不起,请问可以拍两张照片吗,不需要微笑,保持平时的样子就可以。柳生田先生根本连问都懒得问你是怎么回事。不信去试试看吧。”

被自己说中了。

弟弟回来,一脸怏怏不乐。

用LINE把照片发给自己。

拍得还算让人满意。

“怎么样,没有问吧?”

“就算这样也不要拿柳生田先生的照片去做什么奇怪的事。不要随便给人看。”

“知道。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好吗。以前还是偷拍。”

——“不要显得好像你是第一次做这种拍别人照片的事”。

想这样讥讽弟弟。

最后还是忍住了。

弟弟还在挣扎。

“就不能用以前拍的那些男人的照片吗?随便选一个都可以啊。”

“不行。那些人的生活,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细节。你不是在柳生田先生家住过吗?对柳生田先生也比较了解吧。”

“根本没有。”

“那么紧张干嘛。只是喜欢吃的东西、讨厌的番组、最喜欢的女优,这类问题而已。”

“这种东西完全可以自己编啊?”

“你懂什么。男人跟女人的思维根本不一样。”

觉得弟弟这么低落,只是因为没抢到青泽老师扔的绿花椰菜而心情沮丧。

柳生田先生和江口老师也没抢到。

被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捡走了。

好像是伴郎。

浅川前辈肯定希望柳生田先生能接到西兰花球。

说不定泉希姐也希望江口老师。

制止住了自己的思绪。

“呐,连君姐姐的男朋友是怎样的人呢?”

森永前辈用勺子刮着蓝绿色小圆球。

歪着头。

“嗯,其实是有点木讷的人。刚开始接触觉得很冷淡,很不习惯,是沉默寡言的无口类型。在一起气氛会很僵。不过很有教养,在一些细节方面也很细心。”

“比如呢?”

“比如说,……很体贴,对家里的扫除有严格的要求。”

“这样算是体贴吗?”

浩一郎笑出声。

“会做饭,也很擅长整理东西。虽然对家务没有特别的爱好,但是做起来总是很严谨。很安静,不会打扰别人,但是需要他、黏过去的时候,就很能找到安全感。”

把之前弟弟告诉自己的部分,加上跟浅川前辈聊天得来的部分混合在一起。

“是做什么工作呢?”

“唔,会计士。”

编这个是因为可以轻易地推脱说自己不懂,对财务和账簿这方面一无所知。

对方也不好追问。

“好厉害。男朋友先生。”

森永前辈赞叹。

“在东京的会社做经理,一定能赚很多钱。”

“这个嘛,就不是很清楚了。抱歉呢。”

露出“无可奉告”的表情。

“看样子,茜草会和男朋友先生结婚咯?”

“这种事现在怎么可能说得清楚。”

“都算同居了啊。这样。茜草你高校毕业就打算结婚吗?不读大学?”

“同居也不代表就会结婚啊。而且,没有同居。是住在亲戚那里。”

毫无说服力地辩解了两句。

没有人信。

不过也无所谓。

“大学什么的,还没有想过。觉得到时候总会有出路。到头了就会渐渐明朗起来。你们呢?打算高校毕业就结婚?”

“哈哈哈,怎么可能。那也太早了。而且啊,茉由都还没有带我见过家里。”

浩一郎一只手揽住森永前辈的肩膀。

另一只手把喝空的茶杯推到开水龙头下。

按住把手,接热水。

细细的烫水有水花溅出来。

接得很慢。

“也许不会结婚,就是一辈子做男女朋友。”

“诶!浩君怎么这样。好过分。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说过!”

“但是这样子相处下去,结不结婚都没什么区别啊。最多是搬进新居里。到时候一起搬家不就好了。”

“不行。浩君太不可靠了。没有安全感。还是连君好。”

看了一眼打闹的森永前辈。

弟弟还没有从自己用柳生田先生撒谎的阴沉情绪中恢复过来。

“茉由你说这种话,还想和我结婚吗?”

浩一郎取笑。

关上开水,伸手把茶杯拿回来。

深褐色的杯口冒出热气。

自己的热拿铁还没喝多少。

用叉子捅着牛奶甜薄饼。

金黄色花纹的法式薄饼一层一层垒起来,厚厚的一块。

切成像蛋糕那样的三角形。

并没有牛奶cream。

大概名字的意思只是说,里面加了牛奶。

“其实我觉得,那样也没什么吧。两个人住在一起,理想状态难道不就是互不打扰吗。最好各自做各自的家务。各自做各自的饭。需要的时候可以一起聊天。有话说、不觉得无聊。那样的关系,我觉得不结婚也无所谓。”

“茜草你啊,那样连同居都不算。应该叫共同赁借。”

“共同赁借很好啊。对双方都好。”

“是呀,结了婚感觉就没有回头路了。离婚的话也会很麻烦,而且有这种经历,对男人和女人都不好。”

森永前辈也感慨。

“连君姐姐的想法,男朋友先生也是这么觉得吗?”

“他啊。”

没有经过思考的话语脱口而出。

“其实是想结婚的类型。”

不知道为什么,对面的浩一郎和前辈好像愣了一下。

变得沉默了。

那种尴尬的,没有任何人说话的时间。

觉得莫名其妙。

认为自己并没有说错话。

“不过其实真的无所谓啦。不是也有那种交往了很久,最后自然而然就结婚了的人吗。还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比如青泽老师和莉莉前辈。

虽然情况有点不同。

“所以说,还是需要结婚啊。”

浩一郎好像感叹那样说。

喝了一口热水。

“结了婚就不自由了。其实也不是不自由,不过总觉得,谈到结婚什么的很严肃,好像那样就变成了真正的大人。然后生活就被家庭和工作占满,变成了自己想也想不到的普通人。还以为自己很特别。会不一样。”

很诧异浩一郎会说出这种话。

没想到这家伙率直起来意外地深沉。

“是啊。好像人生其实也就是那样子。大家最后都要变成差不多的人,做一样的事。”

听到森永前辈同意浩一郎。

感觉,他们说的好像很熟悉。

听到过类似的话。

——“老师也会这样想吗?变成天鹅。”

——“嗯,变成天鹅是会自由自在,远离人类的世界。”

——“老师这么讨厌和人相处啊。”

——“也不是。不过,虽然可以在天空翱翔是很自由,最终还是要落到水面上捉鱼,娶妻生蛋,想一想好像没有太大区别。”

在白鸟飞来地时,和江口老师的对话。

已经恍如隔世了。

那个夏天的世界。

现在回想起来,老师的话好像很伤感。

尽管当时是笑着说的。

还以为老师在开玩笑。

惊讶老师竟然这么有幽默感。

现在感到,谁都会以为自己是不同的那个。

其实每个人都这么觉得。

已经从泉希姐那里明白,自己并不是特别的。

泉希姐呢。

大概是根本不想结婚的那一种吧。

披露宴上,莉莉前辈抛捧花的时候都没有参加。

感觉泉希姐根本不屑于玩这种游戏。

无法想象泉希姐穿着优雅的酒红裙子,伸手去抢捧花。

“不要这么泄气嘛。反正大家都一样。喂,西本,待会去我家吧?”

“打游戏?”

“不是。是要感谢你,让茉由回来。”

“啊……嗯?”

看到弟弟装傻。

停下了挖香蕉芭菲的勺子。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弟弟好像变紧张了。

“连君不要担心,浩君没有生气噢。呐?浩君?”

森永前辈挽住浩一郎的手臂。

“是啊。完全没有生气。怎么样?西本?会好好报答你的。”

奇怪地看着浩一郎。

虽然是笑嘻嘻的样子。

但是,觉得是假笑。

好像自己面对森永前辈的表情。

“不用了。下午还有事,不能去。”

弟弟拒绝。

低头吃了一大口剩下的芭菲。

听着他们三个的对话,觉得很莫名其妙。

“什么啊?什么报答,你们在说什么?”

“茜草你就不要管了。快要和男朋友结婚的清纯少女不该听。”

虽然是开玩笑的语气。

但是,第一次听到浩一郎这样对自己说话。

很认真。

甚至可以说严肃。

看着弟弟,带着一种恶作剧得逞的眼神。

森永前辈小心翼翼地看着浩一郎,又看了看弟弟。

表情很不安。

弟弟还是不说话。

对这种只有自己被排除在外的场面忍无可忍。

讨厌别人对自己的问题置若罔闻。

推了一下弟弟的肩膀。

“做了什么好事吗。你。”

“没有。什么都没做。”

弟弟抬起头。

是一种有点颓然、但很平静的表情。

看着浩一郎。

“当着我姐的面说这种话,我就生气了。”

浩一郎咧嘴微笑。

两只手重新把玩着吸管包装纸。

揉成一团捏在手心里。

空出的手比着拇指和食指在嘴前划了一下、做了一个拉上拉链的动作。

叫弟弟闭嘴的手势。

好像想要开口的森永前辈先闭嘴了。

挽着浩一郎胳膊的手松开。

觉得就像有一杯茶翻倒、淋到自己身上。

看着弟弟和其余两人的样子,已经猜出大概发生了什么事。

“你真恶心。”

想要这样叫喊。

但是只是这样说了出来。

自己也很惊讶。

拿出一张一万圆的纸札丢给弟弟。

收拾了手机和挂着小柴犬的橘子钱包,放进背包里。

起身捋了一下针织开衫下的连衣裙。

“让开。”

弟弟站起来,从座位上出去。

穿过嘈杂喧闹的过道。

有人站在柜台前付钱,有些人坐在门口的软垫矮凳上等候。

经过的时候感到那些人的视线。

无聊、好奇或探究的目光,

觉得他们看着自己。

推开玻璃门、离开回转寿司屋。

TBC

…嗯,是我。

笔雨闲:

就,小透明的吃粮日常。

(一个语死症晚期患者无声的叹息)

一颗西柚:

花了很多心思约滴多时空paro~

主题是“无论在哪个世界我和你都一样幸福”

感谢四位画手太太的努力!真滴太美丽了忍不住多自留了几套


akuma set

画手:akuma  @阿库玛 

主题:死神x皇子

内容:2长吧唧(2.3*6.8 马口铁亮膜)+15*15cm色纸

价格:40R

数量:100

童 set

画手:童  @好好努力童 

主题:花店paro

内容:2圆吧唧(5.8*5.8 星幻马口铁)+15*15cm色纸

价格:36R

数量:100

麦 set

画手:麦 @小野 

主题:死神x皇子

内容:2圆吧唧(5.8*5.8 星幻马口铁)+15*15cm色纸

价格:36R

数量:100

芽芽 set

主题:校园paro  @南瓜饼好吃么 

内容:2圆吧唧(5.8*5.8 镭射马口铁)+15*15cm色纸

价格:36R

数量:100

代理: @老干部工作室 

预售链接:★★★

月刺啾啾啾啾啾啾:

天哪!!!!

时时时:

玩玩玩!!玩爆!!

啊庄庄:

给我去玩!!去看看这什么大宝藏!!

千屿:

谢谢各位爸爸orz终于发出来了
我累了 可以睡了(

KTDK GAMEpro:

今日发布,下载地址点我 密码qrjv
从红心蓝手中抽取一位姑娘送正在筹备中的神秘礼物,预计九月中旬或者下旬开奖~
(如果抽到黑粉/非食用胜出/抽奖专用号/僵尸号则重抽)

微博也有抽奖→点我(在转发中抽取两位)
----------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CP:爆豪胜己×绿谷出久
定向:女性向二次创作品 RPG微恐怖向解谜游戏
----------
STAFF:
主催:  @千屿 
谜题设置&地图绘制: @多用途tube子 
剧情设置&程序脚本:  @千屿 

行走图: @丙饼子 

立绘: @时时时 
手书: @🎁 
封图&CG: @啊庄庄 
PV&宣图制作: @千屿 @多用途tube子 
内测感谢: @啊庄庄  @格瓦拉  @鬼九  @铃九 R @失落洗炭  @大正浪漫  @哲理空间 
----------
PV指路:
微博
b站
----------
禁止私自转载到其他任何平台!!!禁止私自转载到其他任何平台!!!禁止私自转载到其他任何平台!!!
如果有repo或者bug的话,可以反馈给 @千屿 或者本lof公式站~
----------
祝各位七夕快乐~!游玩愉快! 

南瓜饼好吃么:

◆◆◆瑞金全彩双人合志◆◆◆

和B哥哥 一起滴搞滴彩图本★今晚8点预售

guest太太们的G都超级美T T 真滴感谢大哥们捧场了///

预售地址:点我

CPP地址:点我

如果没意外会是CP22首发,摊位是{格瑞真滴好}欢迎来摊位上找我和B!摊上还有BB和兔兔的合志首发~有兴趣滴可以一起带走噢

以及格瑞本有台湾代理惹,方便大噶购买,台贩地址:点我,参加今天的【台北】Comic Horizon漫創地平線的台北场贩,攤位號E39.E40
格瑞本还会再通贩滴不用急ww
这次在转发和推荐里面抽一位赠送全套本本和贴纸和神秘小礼物


好好努力童:

p1是之前说过的金白情小礼包!基本信息都在宣图上了!

虽然拖了很久但是并没有画多少东西……不过做了很多新的尝试!

因为是搭配起来的一套,所以不拆卖。

p2是这次cp出的梅露可周边,上架时间和金小礼包是一样的_(:з」∠)_


预售时间:4.28晚八点—5.28晚八点

代理:老肝不工作室


总数是65套,cp会带去15套,如果通贩没卖完会把剩下的都带过去!


金小礼包预售链接:点这里!

伊莱埃利预售链接:是这里哦


七:

笛不嫌弃我画真的太好啦!!!!!祝大麦啊笛宝!!!可乐哥哥的特典真的太好看了!!!!!


小笛:




瑞金小说本 《绝密任务》



作者:小笛


原作:凹凸世界


收录:史密斯夫妇paro 绝密任务正文(已公开)+万字番外(不公开)


试阅:


字数:6w+


内插:黑白插图六张


规格:A5


页数:150P(压泡面绝佳厚度...?)


小说本体价格:45rmb/本


特典:前20名赠送亚克力双面屁屁夹


特典加购:15rmb/个    80个名额




预售时间:5/1晚上八点整开始 直至5/20结束


就算错过预售也不要紧,会有现货der,等待是一种好选择w





同时,《绝密任务》新刊会在CP22双日首发,摊主是我和终哥


CPP收藏地址:请点我(ง •w•)ง


摊位号等公布后会告知大家滴,还请耐心等待


推送拜托 @Comicup魔都囧猫娘 





新刊成员 STAFF表


小说执笔:小笛 @小笛 


封面:遥 @反響調和 


内插封设:七 @七 


内插:和也 @影山和 


排版:昏 @棉泡泡昏古起 


特典:乐乐 @抠拉看 





接下来就是我的Free Style......啊呸,Free Talk啦!


又是一本瑞金本,还这么厚,虽然阅读质量我不敢打包票,但是压泡面绝对妥!看完还能压泡面垫桌角、特典的夹子还能夹开封后的薯片袋,超级实用有没有?!【爆笑


这次的内插画手全找了自己最喜欢也最适合这个故事的亲友,没有规定画哪个场景,几乎都是让她们自己选的,所以完稿前我也不晓得究竟会是什么样的本子......明明是作者却和读者一样期待是怎么回事啊


七已经可以算是我的御用画手嘞,这次的故事动态感很足,七也发挥得超级棒,坠海那一幕的插画我已经舔了273692782次了w


阿和是我的另一个女神!哇完全没想到阿和会选那两个画面,所以我拿到稿子的时候也格外惊喜!可以说是很传神啦!!希望大家也能被惊喜到w


封面找了日日!骚粉的背景把我都给骚飞了(什么)而且还有小彩蛋!希望大家能仔细找全w还有不得不说,日日的金宝画得太得我心嘞我拿着打样口水都流出来了()很亮眼的封面,特地和印厂调色了一下,尽量不印出色差来,希望大家能喜欢


特典是乐乐!这个坏家伙!年前左右约的稿子居然给忘了(爆笑)下场就是死线前被我像班主任按着脑袋在桌前补作业一样把特典画出来,但说真的,乐乐滴瑞金夫夫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本来打算做挂件的,后来一想实用性,就改做了夹子!这样就可以用来夹开封的薯片袋了呢,真好【其实是自己想要ry


排版我特地找了昏太太!特别喜欢昏昏滴简约又有灵气的排版设计,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要求过,完全信任w果不其然,拿到成品时又是一次惊喜,开头那几页的设计真是太有意思惹!大家拿到后也请务必去品一品!真的很有亮点!




日日滴FT:


大噶猴这里是遥,受笛哥邀请担任了封面的绘制,可以说是非常荣幸了。笛哥来找我的时候我真的激动到蹦起来(……),希望自己没有拉低本子整体水平TT。 我喜欢瑞金也喜欢笛笛(…………)。


昏昏滴FT:
大家好,这里是负责内页排版和宣图的昏昏。正式接排版到现在一年半第一次被邀请写ft真的好激动(。)虽然内页还没有公开但是还是想说一说创作理念!由于三次元的时间关系实在没有机会把小笛的绝密任务全部读完,只在了解这本的设定上稍微看了一下T T 扉页采用了枪支与玫瑰的元素,加上键盘(黑客)的元素算是暗示了一下这本的设定与关系。正文部分一如既往没有做太多花哨的东西,想要让大家好好阅读文章。小笛真的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温柔,真的感叹上天为什么会让我遇到这样温柔的小笛啊(哭)能够参与这本我真的特别特别开心,整个过程也做的特别开心,被小笛夸也特别开心!总之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销量upup,祝绝密任务大麦!!




顺带一提,终哥狼兔漫画本和我是一个代理!如果想要买的话可以提前一起加购物车,还能省一笔快递费嘞( ̄▽ ̄)b


希望大家可以阅读愉快!爱瑞金,爱你们!


(疯狂比心)


美人志: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服饰文化繁多,


岁月变迁,这些华丽的传统服饰一直不会被遗忘。


LOFTER国风服饰摄影大赛来袭,穿上带有传统文化元素的服饰,


在这个春夏之交,尽情绽放你的传统之美吧!


 


参与方式:


1、上传国风服饰的相关摄影作品并打上#国风服饰#或#国风摄影#即视为参与本次评选;


2、形式可为图片、GIF、视频等;


3、不限制年龄和性别;


3、官方根据作品热度及质量评选出一、二、三等奖及优质奖;


 


时间截止:


4月14日-5月14日


 


活动奖励:


【一等奖一名,二等奖一名,三等奖两名】


第一名获得价值500元汉服一套+ instax mini7S拍立得一台


第二名获得价值400元汉服一套+魅族(MEIZU)HD-50 便携头戴式音乐手机耳机


第三名获得价值300元汉服一套+乐乎帆布袋+网易严选颈枕


优质奖十名:奖获得乐乎帆布袋+秦时明月公仔(或Dispoable camera)


(以上汉服均由淘宝店“锦瑟衣庄”赞助提供)


 


额外奖励:


热门作品将有机会获得“美人志”大号推荐;


LOFTER官方微博推荐;


LOFTER专题推荐;


LOFTER微信公众号推荐;


 


【注意事项】


1、参加活动的所有作品,均需在活动时间内发布,并带上# 国风服饰#或#国风摄影#标签。参与发布作品即默认允许LOFTER及合作方做活动相关的推广使用;


2、参与活动的作品必须遵守法律法规,不得盗用、剽窃他人作品,不得含有涉及庸俗、暴力等不良内容和法律禁止的其他内容;


3、不得侵犯第三方知识产权。若其版权归属多人的情况下,请保证作品已获得其他版权所有者的授权,如有违反则由参赛者全权负责;


4、严禁任何恶意刷票刷热度行为,一经发现将取消参与资格,活动最终解释权归网易LOFTER主办方所有。


 


Banner图来源@三火·Yvan


本活动最终解释权归LOFTER所有。



【安雷】向死而生 番外:醉后的骑士

安之若累:

5k字车车,高甜预警


番外2来啦,见家长+甜蜜蜜的酒后play


腿/交,舔xue描写有


是甜滋滋的安雷酱




全文整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番外1


* * * 


1.


安迷修喝醉了。


准确的说,是被灌醉的。


 


这几天是难得的节日,按照惯例,雷狮哪怕一年到头都不出现,这时候也该回那个庞大的家族里露个脸。


他一开始是真的不想去。老爷子今年又不知跑到哪个北欧小国家去享受人生了,留下来管事的只能是他那个大哥。虽然之前的很多误会已经解除,雷狮面对雷伊的时候还是会有一些不自在。况且,他也不愿意在这种时候让安迷修一个人待在家里。他们确定关系还没多久,正是最渴求对方的时候,一天恨不得能有四十八个小时都黏在一起,怎么也不想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分开。


 


所以接到大哥电话的时候,雷狮拒绝的话本来已经到了嘴边——却被硬生生的咽下去了。


“今年你把安迷修一起带过来吧。”雷伊语气平静,“雷诺也会带他那位过来,正好一起吃顿饭。”


 


之后就变成了这样。


雷狮叹了口气,伸手挪了挪埋在自己颈边那个毛茸茸的棕色脑袋——安迷修的头发真的扎的他有那么点痒。


而罪魁祸首听话的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可以打满分的微笑,环着他腰际的手又收紧了一些。


 


雷伊一定是故意的。


仗着没有外人在,从他们坐上桌子之后,他就开始给安迷修倒酒。倒的还都是度数高的,红的白的混在一起,完全不加掩饰,就是一副要把人灌醉的架势。


雷狮皱了皱眉头,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安迷修抓住了手腕。他冲着雷狮眨了眨眼睛,安抚般的笑了笑,接着一杯一杯的喝,来者不拒。


 


再怎么千杯不倒的人,被这么灌下去也会受不了的。雷狮看着对方泛红的脸颊和逐渐开始涣散的眼神,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我替他喝。”他一把抢过安迷修手上的杯子,就要往自己嘴里倒。


“你要开车,不能碰酒。”雷伊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然你们今晚可就回不去了——家里的司机今天都放假。”


雷狮抓着水杯的手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狠狠砸到了桌上。


“你什么毛病,就非得把他灌醉吗?”


 


一边始终旁观着的雷诺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你就让他灌呗。这是你大哥的习惯,不拼个痛快不高兴。之前我第一次带安言回来也这样。”


安言冲着雷狮摊了摊手,满脸无奈。“那次我还以为自己快要胃出血了。”


 


然后安迷修就众望所归的醉了。


这还是雷狮第一次见到他喝醉的样子。安迷修的酒品很好,不吵也不闹,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坐着,问什么答什么,脸上还挂着纯良无辜的笑容。


唯一值得困恼的是,酒精让他变得极其粘人。


而且,只粘着雷狮。


 


安迷修此刻几乎整个人都挂在雷狮身上,拉都拉不开。饱含酒香味的炽热吐息一下一下喷在他的耳边,让原本白皙的耳垂红了一片。


说是拼酒,雷伊也喝了不少下去。他晃晃悠悠的抬起头看着雷狮,一字一句的说道:“雷诺那边我不担心——嗝,毕竟这么久了,他比你有数的多。”


“我就担心这家伙,他还这么年轻……”他涣散的眼神落在安迷修身上,“小子,你听好了。要是你敢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就是和整个雷家为敌。就算躲到天涯海角我会找到你——”


 


“我会一直对他好。”安迷修打断了对方的话,抱着雷狮的手臂又收紧了一些,深绿的眼睛亮晶晶的。


“只对他好。”


 


简直是幼儿园水平的告白。


雷狮笑着叹了口气,想着会因为这种幼稚的话而开心的自己,可能也没救了。


 


2.


架一个醉鬼上车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雷狮把对方的胳膊放在自己肩上,艰难的走向车库。中途安迷修不知为何踉跄了一下,整个人都快滑到地上,好歹在最后关头稳住了才没有丢脸的直接摔倒。只是他的手下意识的从雷狮的腰际滑到了下方挺翘的臀部,还因为无处借力,在那块软肉上狠狠掐了几下,疼的对方忍不住嘶了一声。


 


“喂!”雷狮不满的喊了一声,低头去看安迷修的脸。还是一副不甚清醒的样子,双颊不自然的泛着红,只有眼睛始终亮亮的,对着他开心的笑。


“你可千万别是装醉。”雷狮哼了一声,报复一般的伸手扯了扯他的脸颊,“不然有你好受的。”


安迷修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似乎并没有理解他在说些什么。


 


等终于把人塞进了副驾驶座,雷狮舒了口气,却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他回头一看,是也已经喝的醉醺醺的雷伊。


 


雷狮下了车,走到对方面前,上下打量一番之后叹了口气。


“你要灌他就算了,怎么自己也陪着喝。我记得你酒量还不如我吧。”


“我没醉。”雷伊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能把我喝趴下的人还不存在呢。”


“好好好,你最厉害。”雷狮耸了耸肩,并不打算和喝醉的人讲道理。“所以,现在过来是有话要说?”


 


雷伊愣了愣,像是被说中了一般避开了雷狮的眼神。


“有句话,一直没机会和你说。”他停顿了一会儿,到底还是克服了羞耻心,看向自己亲爱的弟弟。


“要幸福啊。”


 


这什么三流言情小说台词。


雷狮笑了一声,走上前去,给了他的大哥一个拥抱。


“谢谢。”


 


回到车里的时候雷狮看上去心情很好,连已经醉得不轻的安迷修都察觉到了。


“很开心?”


“是啊。”雷狮转过头,拽着恋人的领带,在他的嘴唇上浅浅啄吻了一下。


“看到你就更开心了。”


 


安迷修的眼神沉了沉,伸手按住对方的后脑,阻止了他后退的动作。


“那也让我开心一下好不好?”


他凑上前,深深的吻了上去。




点这里上车,建议备好胰岛素




End.




新年就是要甜甜甜!!不甜不要钱!(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