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静

杂食党,几乎什么都吃。

主轰出胜、瑞金、绿蓝。

总之就是个吃粮的号。

[恋与制作人]吸血鬼

千机伞是条好咸鱼:

执戈:



※感觉最近越写越长,越写越长,越写……越长……【哭




※有黑化,有架空,etc




















Ver.周棋洛




















不知何时起,你成为了周棋洛的经纪人。








“接下来的日程是……”








拐向空无一人的走廊时,你依然在翻阅手中的文件,你的肩膀被周棋洛无声地揽过。








“找到了……诶?”








刚踏入下一个拐口,你却被他按在了白色的墙壁。他平时在你身边总有说不完的话,刚才却异常沉默。你忍不住暗自责怪自己的粗神经。








“棋洛,我们还没到房间……”牙尖刺入你脖颈皮肤的瞬间,你轻呼了一声。








手中的文件掉落在地,他吞咽的声音在安静的空气中响起。








他唯一不通人情的时候便是露出吸血鬼本性的时候。领口的纽扣被他扯开,索取血液时的周棋洛并没有往日那么爱惜你,啮咬的疼痛让你下意识想逃避,可你的双手早已被他禁锢在墙上。








“别怕。”他简单地安抚道。








直到鲜血的气味在你们之间漫开,脖颈处吸吮的力度才小了些。








血色渐渐从周棋洛的双眼中褪去。你知道这是周棋洛恢复神智的标志。








“棋洛……”你小声地在周棋洛耳边撒娇,周棋洛果然渐渐放开你的手,给你留了一些活动的空间。








然而、正在这时。








拐角另一端的走廊上,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








周棋洛是吸血鬼,这件事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周棋洛的房间在……”








你听出了声音的主人,那是与周棋洛合作的女星。她为什么要在周棋洛的私人时间里找他,答案显而易见。








你的神经紧绷了起来。








“棋洛,你眼睛的颜色——”








显然,周棋洛也听到了愈来愈近的脚步声。他停止了吸血,你的伤口被他含住,吸血鬼的治愈能力很快消抹了你的伤口。








“闭上眼睛。”








你顺从地闭上眼,周棋洛用一只手帮你扣上纽扣,又亲昵地吻了吻你的眼角。








“然后往这里走——”








“唔……”








女星的脚步声在你们面前停止。








你的手重又被周棋洛钳制住,他的吻比他吸血的时候温和许多,但你的呼吸依然被他掠夺。








放开你时周棋洛也睁开了眼,浅蓝的双眼清明之余又透出宠溺。








面色潮红的你睁开双眼,被周棋洛护在怀中。








周棋洛侧过头,与仍站在原地的女星对视:“找我有什么事?”
























Ver.李泽言




























李泽言是带着一片火光来到你存活的村落的。








扭曲空气的火焰毁灭了整个村庄,瘦弱的你也差点被热浪卷起。不过你丝毫不感到害怕,你甚至有些庆幸。








你忘不了村民向你投掷的石子,明明你从未对他们产生过恶意,他们却日复一日地将你视为异端。只因为你的愈合速度比他们快,以及连续好几天不进食也能活下来。








终于毁掉了。








你摇摇晃晃地在热浪里站起来,抬起头的时候却撞上了一双漆黑的双眼。








几秒后,黑色的外套落在了你身上。








如是,你安顿在了李泽言的家中。你是一名吸血鬼,李泽言同样是,并且是吸血鬼中的贵族。








那个被大火掩埋的村庄其实并没有村民受伤,很久以后你才知道是李泽言用其他能力把村民们救了出来。








“那为什么还要烧掉?”








“是元老院的决定。”








“……元老院?”








李泽言正坐在雕花精美的靠椅上,而你则跪坐在他身边的地毯上看书。








他的目光不轻不重地看了眼扬起脸的你:“因为你是另一个贵族的末裔。”








哪怕在那个落后的村庄里,你的言行举止已丝毫没有贵族的优雅。








你从地毯上站起来,手中的书本被你随地扔置。








你捧起李泽言近乎完美的脸,他因你的动作蹙了蹙眉。你却依然掩不住内心的兴奋:“如果是这样,我可以要了你吗。”








“……”








可能你是唯一一个敢对李泽言这么说话的人。








你却肆无忌惮,你也不知何为贵族礼仪。李泽言的沉默被你翻译为默认,你低头便对着李泽言苍白的嘴唇咬了下去。








“……你的接吻是吸血么。”








“正好饿了。”








血统相当的吸血鬼相互吸血并不奇怪,你不过是服从了本能。你放开李泽言的嘴想咬他的脖颈,后脑勺却被一只手按住。








“我想吃东西。”








“忍着。”








你的腰肢被他另一条手臂环住,李泽言不给你反抗的机会。








但你依然不安分,以至于李泽言不得不皱眉警告:“不准乱咬。”








“凭什么?”








“凭你不会接吻,”你的下巴被他扳起,“我会亲自教你。”
























Ver.白起
























不知道是第几个晚上,你病房里没有玻璃的窗户上,坐着那个人。








月光和晚风同时在他身上安憩,你假装睡着,却趁他把目光移向别处时,睁眼偷偷地看着他。








“你要看到什么时候。”








直到有一天,那道清冷的目光转向了你。








夜风把他敞开的长外套吹得上下翻飞,吸血鬼的相貌生来便是为了引诱人类,哪怕那个人锐利的目光不容亲近,不知道他是吸血鬼的你、依然克制不住地被他吸引。








那一天你知道了他的名字,白起。








“……名字好听。”








“……是吗。”白起偏头望向窗外,地面上的街道空无一人,昭告着这家医院的偏僻,“为什么你的病房窗户都没有?”








回复白起的,是你躲进被子的声音。








后来白起再来的时候,他总是会给你带上城镇中的小吃。他的长外套盖在你的被子上,守护你到天亮他才离开。








“为什么白起先生每天在这里?”








你在白起的授意下咬下他带给你的糕点,松软的甜意从舌尖蔓开。








“做任务。”白起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你的表情,“好吃吗?”








“嗯。”








你不自觉地露出笑容,干净又柔和。以至于让注视着你的白起愣了愣。








“喜欢就好。”








白起的目光移向别处。直到你吃完东西才和你简单聊了几句。








“睡吧。”








“嗯,白起先生……”








“叫白起就行。”








白起揉了揉你露出被单的脑袋,轻声和你说了句晚安。








你开始喜欢在这家医院的日子,因为你喜欢白起。哪怕在这个简陋到甚至有些恐怖的病房里,你的命运已经被宣告。








但是——








“想离开这里吗。”








“诶?”








“我可以带你走。”








月光洒落在病房里的白起和你,你坐在病床上,白起把一只发卡夹在你的长发上:“我看到城里好多女孩子戴这个。”








“可是走的话……去哪里?”








你的问话让白起沉默下来。白起突然想起来,你并不知道他是一名吸血鬼。








如果知道他是吸血鬼的话,你还会接受他吗。








白起的动作在半空中停顿。








“白起……?”








“没什么,很好看。”








“是吗……”








你的后脑勺被他的手封锁,白起低头把你吻住。








平静的日子终于被打破。








你听见了楼下凌乱的脚步声。








“你们这家医院里有吸血鬼来过。”血猎冷冷地望向院长,“我们要在这里埋伏。”








那天晚上白起并没有来。








第二天同样如此。








“他已经发现了吗。”








你听见了充满对吸血鬼憎恶的声音。








藏在门外的你攥住手中的发卡,真相昭然若揭。








他不会再来了。








因为他是——








“我是吸血鬼。”








你被白起捂住嘴,他拉着你躲在路边的箱子背后,你的后脑紧贴着他的胸膛。








密集的脚步声过后,白起终于放开你。








月光再一次洒落在你们身上,你也终于明白他总是出现在你的夜晚的原因。








“要和我走吗。”
























Ver.许墨(其实并没有R就是会被封)






评论

热度(2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