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静

杂食党,几乎什么都吃。

主轰出胜、瑞金、绿蓝。

总之就是个吃粮的号。

【牵线】无缘的下场01

一只废兔。:

·想让他们见面却总是见不到面的两个人


·是个提倡早恋的世界观的学PA【……


·不长,自我满足产物【。


 


 


 


“格瑞。”他们班的班长走了过来,将一张纸递给了他,“老师说让你填一下这个表,找个课间时间给他送过去。”


格瑞“嗯”了一声,接过表格。


姓名、年龄、性别、籍贯、出生年份、联系方式、家庭成员、喜欢的类……


格瑞的视线停了一下。


“……”格瑞抬起头,慢慢地看向班长,“……这个表格除了我以外还有谁填了?”


“……”班长推了推眼镜,“只有你要填。”


 


 


“格瑞,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没找对象呢。”


安迷修苦恼地看着他,十分为他的终身大事操心。


“……你不也没对象吗。”


格瑞被他烦得头有些疼,胃也有些疼。


他今天被人追着问这个问题问了一天,回到寝室后还要继续被它烦扰,也是很糟心。


“我有啊,只不过被甩——”安迷修顿了顿,猛地锤了下桌子,“不对,我是在说你的事情!”


“我不需要。”格瑞冷漠地拒绝了他,“我要专心学习。”


“拜托,你来学校就是来学习的吗!”安迷修难以置信,“连与恋人相处的经验都没有,以后你该怎么步入社会,等你成年以后再犯错可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


格瑞在被子里翻了个身,懒得理他。


“而且如果被老师知道了你居然还没谈恋爱的话,他肯定会把你叫去谈心的。”安迷修还在苦口婆心地劝他,“那个时候搞不好还要把身为干部的我一起叫过去听他教育你……说到底你干嘛这么固执,就试着去谈个恋爱又不会死。”


“不要。”


“为什么?”


“说了我要学习。”格瑞平静的声音从被子底下传来,“谈恋爱太浪费时间了。”


“不可能的。”安迷修站在被子前不肯离去,“一个正值荷尔蒙骚动时期的青春期少年怎么可能不想谈恋爱,你一定是没有认识到女孩子们的可爱之处……啊,或者男孩子们的可爱之处。”


 


格瑞掀开被子走出了寝室。


 


 


在班上他是孤立无援的,因为不光是老师,连学生都巴不得他快点找个对象。男生暂且不提,班里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女生都在等着向他毛遂自荐,只要他一松口立马就甩掉现在的男朋友好当他的第一个螃蟹。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格瑞只想认真学习。


若是老师知道班里还有个至今都没有谈过恋爱的学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估计早就打电话把人家长叫来了。


当然,这招对格瑞没什么用。


 


格瑞班里的女生(也许有男生)也巴不得格瑞能快点开窍。他们一方面希望格瑞快点屈从于大势赶紧找个对象,另一方面也希望自己能成为那个对象,所以并没有人将这件事情告诉老师,只在暗地里使出浑身解数想要打听到格瑞喜欢的类型。


 


 


“你说该怎么样才能让格瑞去找个女朋友呢。”


安迷修趴在桌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还有空管他?”雷狮躺在自己床上玩着手机,“你连自己的女朋友都留不住呢,还有闲心管别人。”


安迷修对着他的床脚踹了一脚。


“啧,你少管闲事了,他有喜欢的人。”雷狮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只不过人家不喜欢他,所以他才一直单着的。”


“……什么?”安迷修大吃一惊,“格瑞喜欢的人?还单恋?谁?”


“不认识,我只听他初中同学说他初中有个暗恋的人。”雷狮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是很关心,“现在估计早就有女朋友了吧。”


“他初中同学是谁?”


“银爵啊。”雷狮放下手机,嘲讽地看着他,“合着你也没多关心你们班同学嘛,连我知道的都比你多。”


 ……


 安迷修只当做没听到雷狮的后半句话。


知道格瑞有个暗恋对象的他顿时找到了努力的方向。


 


 


“我和他喜欢的那个人不熟,那人初中的时候也不是我们班同学。”银爵看了安迷修一眼,“所以我只知道对方的名字和大概长相,现在他在哪个学校我也不知道。”


“……不熟?”安迷修怀疑地看着他,“那你怎么知道格瑞喜欢他?”


“因为撞见过几次。”银爵平静道,“太明显了。”


“……”


安迷修想象不出格瑞明显喜欢上一个人会是什么样子。


“那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他在我们初二下学期的时候就突然转学了,因为对方没有手机,所以他俩就失联了。”银爵道,“长相……金发蓝眼,个子很矮,经常戴个帽子,名字好像叫‘jin’,哪个字我不知道。”


“……”安迷修皱起眉,喃喃道,“……我怎么觉得这个人我好像见过呢。”


 


 


“金。”


金一回寝,紫堂幻立马就凑了上来,用十分惊悚的语气问道:“我、我听说你和凯莉交往了?”


“啊?啊。”金一愣,嘴角立马撇了下来,“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们老师听说我到现在都没找过女朋友,就把我叫到办公室骂了一顿,凯莉好像也一样,然后我们怕他再找上来,就骗人说我俩交往了。”


“哦,哦……”紫堂幻瞪着眼睛,不知道该不该松口气,“也对……你们两个交往……总觉得想想就很吓人。”


“紫堂,你怎么样?”金不高兴地躺到床上滚了一圈,“你们老师没找你谈话吗?”


“没、没……”紫堂幻搓着自己的衣袖,“我、我跟我们班同学说我的女朋友在外校……然后把我妹妹的照片给他们看了。”


“……”金一愣,“对哦!还有这个方法!早知道我也把我姐姐的照片给他们看了!”


……


紫堂幻想了想金的姐姐的样子,觉得这个方法恐怕行不通。


“不过无所谓啦,这样凯莉也解决了一个麻烦。”


金哀声叹气地用枕头捂住脑袋:“我连朋友都没找到呢,找什么女朋友。”


“你初中那个朋友吗?”紫堂幻想了想,“你不记得他的手机号码或是其他联系方式?”


“没问过。”金闷闷不乐道,“我当时没手机也没电脑,问了也没用。”


他又滚了一圈。


“算了,不想了。”金摆了摆手,道,“谁知道他现在在哪个学校呢。”


 


 


凯莉拿金摆脱了老师后,顿觉无事一身轻。


她轻飘飘地来到了办公室,跟学生会的共事们打了个招呼。


“凯莉。”安莉洁见她来了,慢吞吞地抬起头,指了指门内,“会长找你。”


凯莉瞥了她一眼,“哼”了一声才推门进去。


棕发的学生会长见她见来了,立马从纸堆中抬起头,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很迷人的微笑。


“凯莉。”安迷修伸手将桌上的一堆纸往前推了推,“这些是你们年级的那一部分,你让各班班长数好数量发下去就行了。”


“之前说的通知吗?知道了。”


凯莉不紧不慢地将纸抱了起来。


“搬得动吗?”安迷修注视着她的动作,“需要我找个男生来帮你吗?”


凯莉挑了挑眉,刚想答应,就听安迷修继续说道:


“对了凯莉。”


安迷修低头签了个字。


“你们年级有没有一个叫……”


凯莉冷漠地关上了门,将安迷修的声音阻断在门内。


发通知找她就算了,找人这么麻烦的事她才懒得干。


 


——TBC——



评论

热度(1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