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静

杂食党,几乎什么都吃。

主轰出胜、瑞金、绿蓝。

总之就是个吃粮的号。

【安雷】向死而生 番外:醉后的骑士

安之若累:

5k字车车,高甜预警


番外2来啦,见家长+甜蜜蜜的酒后play


腿/交,舔xue描写有


是甜滋滋的安雷酱




全文整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番外1


* * * 


1.


安迷修喝醉了。


准确的说,是被灌醉的。


 


这几天是难得的节日,按照惯例,雷狮哪怕一年到头都不出现,这时候也该回那个庞大的家族里露个脸。


他一开始是真的不想去。老爷子今年又不知跑到哪个北欧小国家去享受人生了,留下来管事的只能是他那个大哥。虽然之前的很多误会已经解除,雷狮面对雷伊的时候还是会有一些不自在。况且,他也不愿意在这种时候让安迷修一个人待在家里。他们确定关系还没多久,正是最渴求对方的时候,一天恨不得能有四十八个小时都黏在一起,怎么也不想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分开。


 


所以接到大哥电话的时候,雷狮拒绝的话本来已经到了嘴边——却被硬生生的咽下去了。


“今年你把安迷修一起带过来吧。”雷伊语气平静,“雷诺也会带他那位过来,正好一起吃顿饭。”


 


之后就变成了这样。


雷狮叹了口气,伸手挪了挪埋在自己颈边那个毛茸茸的棕色脑袋——安迷修的头发真的扎的他有那么点痒。


而罪魁祸首听话的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可以打满分的微笑,环着他腰际的手又收紧了一些。


 


雷伊一定是故意的。


仗着没有外人在,从他们坐上桌子之后,他就开始给安迷修倒酒。倒的还都是度数高的,红的白的混在一起,完全不加掩饰,就是一副要把人灌醉的架势。


雷狮皱了皱眉头,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安迷修抓住了手腕。他冲着雷狮眨了眨眼睛,安抚般的笑了笑,接着一杯一杯的喝,来者不拒。


 


再怎么千杯不倒的人,被这么灌下去也会受不了的。雷狮看着对方泛红的脸颊和逐渐开始涣散的眼神,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我替他喝。”他一把抢过安迷修手上的杯子,就要往自己嘴里倒。


“你要开车,不能碰酒。”雷伊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然你们今晚可就回不去了——家里的司机今天都放假。”


雷狮抓着水杯的手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狠狠砸到了桌上。


“你什么毛病,就非得把他灌醉吗?”


 


一边始终旁观着的雷诺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你就让他灌呗。这是你大哥的习惯,不拼个痛快不高兴。之前我第一次带安言回来也这样。”


安言冲着雷狮摊了摊手,满脸无奈。“那次我还以为自己快要胃出血了。”


 


然后安迷修就众望所归的醉了。


这还是雷狮第一次见到他喝醉的样子。安迷修的酒品很好,不吵也不闹,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坐着,问什么答什么,脸上还挂着纯良无辜的笑容。


唯一值得困恼的是,酒精让他变得极其粘人。


而且,只粘着雷狮。


 


安迷修此刻几乎整个人都挂在雷狮身上,拉都拉不开。饱含酒香味的炽热吐息一下一下喷在他的耳边,让原本白皙的耳垂红了一片。


说是拼酒,雷伊也喝了不少下去。他晃晃悠悠的抬起头看着雷狮,一字一句的说道:“雷诺那边我不担心——嗝,毕竟这么久了,他比你有数的多。”


“我就担心这家伙,他还这么年轻……”他涣散的眼神落在安迷修身上,“小子,你听好了。要是你敢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就是和整个雷家为敌。就算躲到天涯海角我会找到你——”


 


“我会一直对他好。”安迷修打断了对方的话,抱着雷狮的手臂又收紧了一些,深绿的眼睛亮晶晶的。


“只对他好。”


 


简直是幼儿园水平的告白。


雷狮笑着叹了口气,想着会因为这种幼稚的话而开心的自己,可能也没救了。


 


2.


架一个醉鬼上车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雷狮把对方的胳膊放在自己肩上,艰难的走向车库。中途安迷修不知为何踉跄了一下,整个人都快滑到地上,好歹在最后关头稳住了才没有丢脸的直接摔倒。只是他的手下意识的从雷狮的腰际滑到了下方挺翘的臀部,还因为无处借力,在那块软肉上狠狠掐了几下,疼的对方忍不住嘶了一声。


 


“喂!”雷狮不满的喊了一声,低头去看安迷修的脸。还是一副不甚清醒的样子,双颊不自然的泛着红,只有眼睛始终亮亮的,对着他开心的笑。


“你可千万别是装醉。”雷狮哼了一声,报复一般的伸手扯了扯他的脸颊,“不然有你好受的。”


安迷修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似乎并没有理解他在说些什么。


 


等终于把人塞进了副驾驶座,雷狮舒了口气,却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他回头一看,是也已经喝的醉醺醺的雷伊。


 


雷狮下了车,走到对方面前,上下打量一番之后叹了口气。


“你要灌他就算了,怎么自己也陪着喝。我记得你酒量还不如我吧。”


“我没醉。”雷伊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能把我喝趴下的人还不存在呢。”


“好好好,你最厉害。”雷狮耸了耸肩,并不打算和喝醉的人讲道理。“所以,现在过来是有话要说?”


 


雷伊愣了愣,像是被说中了一般避开了雷狮的眼神。


“有句话,一直没机会和你说。”他停顿了一会儿,到底还是克服了羞耻心,看向自己亲爱的弟弟。


“要幸福啊。”


 


这什么三流言情小说台词。


雷狮笑了一声,走上前去,给了他的大哥一个拥抱。


“谢谢。”


 


回到车里的时候雷狮看上去心情很好,连已经醉得不轻的安迷修都察觉到了。


“很开心?”


“是啊。”雷狮转过头,拽着恋人的领带,在他的嘴唇上浅浅啄吻了一下。


“看到你就更开心了。”


 


安迷修的眼神沉了沉,伸手按住对方的后脑,阻止了他后退的动作。


“那也让我开心一下好不好?”


他凑上前,深深的吻了上去。




点这里上车,建议备好胰岛素




End.




新年就是要甜甜甜!!不甜不要钱!(什么)





评论

热度(7000)